相蓝欣:以谤止谤的战狼外交 – 开云网

相蓝欣:以谤止谤的战狼外交 | 开云网

“不辨”也不是软弱退让。中国传统讲究温良恭俭让,外交官尤其应当如此,在原则问题上不能让步,但举止行为大可不必咄咄逼人。举一个例子。1945年毛泽东到重庆跟蒋介石谈判,有中间平台派首领当众规劝道,“抗战八年,生灵涂炭,恳请毛先生以民生为重,就不要另起炉灶啦!”毛莞尔一笑,“黄老此言极是,非毛某要另起炉灶,是蒋委员长不管饭呐”。绝无战狼姿态,谈笑之间,一语中的,中间人士亦拳拳服膺。

无论是外交还是大外宣的战狼,应当悬崖勒马。战狼行为损人不利己,甚或能催生美国牵头的国际“甩锅同盟”的诞生。目前全球娱乐情如此严重,加强国际合作才是战胜病毒的关键。

中国近来兴起所谓“战狼”外交,在社交媒体和记者会上高调批驳国外的批评和毁谤。但迄今为止,这个做法既无增加外宣的效果,也未提升内宣的公信力。此次全球娱乐情特别严重,中国全民抗娱乐的壮举举世共睹,这本是提升中国国际形象的大好时机,战狼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但关于病毒源头问题,中国不必过于敏感,因为只有科学界说了算,任何其他的说法都没有公信力。尚且,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最缺乏国际公信力的总统,其一贯漠视事实,出尔反尔的言行,美国国内和国际上自有公论,中国大可不必以战狼姿态迎战。

其实,被人毁谤不是坏事。一般来说,人家毁谤的必定是你的强项。中国抗娱乐战斗总体来说是成功的,不成功的外国领导人寻找替罪羊,也是政客的人之常情;但中国表现靠自我吹嘘,只能适得其反,我们应当借鉴老祖宗应对毁谤的正确方法。

战狼眼高手低,既不懂在国际舞台如何与普通民众沟通,也不明白国际话语权不是靠“以谤止谤”就能够争取到的。作为外交官,在推特上恣意妄为,大打口水战,此等行为与大外宣的那几个战狼“理论家”的拙劣表现如出一辙。长期以来,大外宣耗费巨大,成效很小,不过大外宣的那几匹战狼,至少还披着专家学者的外衣,专业外交官的举止如此低下,就是职业道德问题了。

简言之,战狼外交不可取。中国的娱乐情高峰已过,应当尽早总结经验,就此次抗娱乐过程发表白皮书,实事求是地说明问题真相。金无赤足,人无完人。此次娱乐情出乎意料,各国都无思想准备。中国抗娱乐成绩尚能以三七开,在全球已属极优异之列。

一曰,止谤莫如自修。西晋陈寿在《三国志·魏书·王昶传》说到,“人或毁己,当退而求之于身。若已有可毁之行,则彼言当矣;若己无可毁之行,则彼言妄矣。当则无怨于彼,妄则无害于身,又何反报焉?且闻人毁己而忿者,恶丑声之加人也。人报者滋甚,不如默而自修已也。谚曰:‘救寒莫如重裘,止谤莫如自修。’斯言信矣。”

中国应当公开承认,在娱乐情暴发的最初阶段,确实有体制原因造成的拖延决策。但同其他人口密集的大国一样,当不明娱乐情暴发之初,封城将大幅度影响经济和人民生活,任何决策者犹疑不决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此外,中国体制的不透明造成对早期吹哨者的压制,的确耽误了抗娱乐进程。当然,中国在封城之后所做出的巨大努力和牺牲,谁都否定不了,我们应当相信国际大多数民众的判断力。

其实,这些战狼说来说去,无非是那几个逻辑混乱,漏洞百出的论调,既罔顾事实,也无人道关怀。比如“美国军方源头论”“集权体制优越论”“世界应当感谢中国论”等,最恶劣的是某大外宣战狼鼓吹的美国被病毒”打回原形论”,这都是极度损害中国形象的谬论。

(作者是瑞士日内瓦高等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

二曰,止谤莫如无辩。《荀子·大略》有言,“流丸止于瓯臾,流言止于智者“。弘一法师也说过,”闻谤不辨”。“不辩”不是逆来顺受,而是无为而治。比如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大选之年流年不利,没想到其政绩失在抗娱乐,急于甩锅的心情也可以理解。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About the Author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