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格伦·劳瑞:从欧美走向世界 – 开云网

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格伦·劳瑞:从欧美走向世界 | 开云网

打破墙面 统一馆藏

与世界互动的艺术机构

劳瑞回溯,MoMA最初是在办公楼租来的空间创立,到了1939年才有量身定做的建筑(国际主义风格),实验博物馆的概念——邀请观众前来观看艺术品,而不是艺术品藏宝所。MoMA是当时纽约最早收藏现代艺术的机构,涵盖所有媒介——绘画、雕塑、版画、素描、电影、摄影、建筑、设计,也是世上第一座博物馆为建筑与设计及电影与摄影设独立部门,增添新媒体领域。期间,博物馆不断扩建与翻新,2004年由日本建筑师谷口吉生主持的扩建工程形成MoMA今天的面貌,去年的工程已是第九次,在在说明了博物馆自生自耗的形态。

作为国际知名艺术博物馆,劳瑞并没有兴趣成为像古根汉姆、蓬皮杜那样的“卫星博物馆”,在不同的城市设据点。他认为,“文化不像鞋子,参观博物馆应该是在地的、本土又独特的体验,没有任何馆藏或博物馆是一样的。”与其在其他城市设立实体空间,不如通过想法与联系,与全球对话。

“艺讲”让艺术家或艺术专业人士从本身的专业或感兴趣的话题开始,深入浅出地讲述,带读者进入艺术天地。

博物馆应该是在地的、本土又独特的体验,没有任何馆藏或博物馆是一样的。与其在其他城市设立 实体空间,不如通过想法与联系,与全球对话。

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格伦·劳瑞日前受邀在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发表主题演讲,他指出该博物馆已从欧洲与美国中心主义,迈向更多元开放,成为与世界互动的艺术机构。他认为21世纪的博物馆须打破所有墙面,让馆藏得以统一,为访客创造瞬间的动人体会。

劳瑞说,博物馆是永在进行的工程。MoMA在自己的土地资产上建馆,需有能力去购置房地产,并有资金去展开扩建计划,并与策展团队重新想象何谓现代艺术博物馆。到了今天,MoMA由一个个独立的部门组合而成,建筑与设计、摄影、摄影、绘画与雕塑、素描与版画都有自己的展厅,但是,如何整合不同部门的资源,在展览中呈现?如何让不同部门整合而成一个机构,让访客同时在一个空间看到不同部门的馆藏?

从2000年起,博物馆展开计划,让策展人以不同方式呈现馆藏与展览,比如选取1960年代其中一年,呈现与此相关的各媒介馆藏。  

总之,MoMA重新思考的不仅是建筑硬件,更是重新构想博物馆的软件想法。劳瑞说,博物馆的叙事方式从线性、分层角度转向连接角度,让艺术家和艺术相连接。MoMA所有的扩建工程,策展人对于未来的想象,归根究底,劳瑞说,就是“让博物馆有能力为访客创造瞬间的动人体会,让艺术品本身的魅力,改变我们对世界的看法。”

目前MoMA研究焦点放在三个领域:美国黑人、日本和东欧(常被美国机构所忽视)的艺术,现在也对中东、南亚、东南亚等感兴趣。劳瑞举最近购藏的印度雕塑家Mrinalini Mukherjee用麻绳结成的女体雕塑,与既有的美国当代概念艺术家Cady Noland摄影作品并列,对照女体与权力之间的关系,改变了我们对艺术品的了解。

文化不像鞋子,参观

MoMA访客人次从1960年的160万,2004年的280万,增至2015年的300万。劳瑞说,随着观众的增长,博物馆须要提供足够舒适的走动空间,优雅地迎接他们。之前总有访客投诉博物馆没地方坐下来或休息,扩建后几乎每一楼层展厅都设舒适休息室,让访客放慢脚步,陷入沉思或查看手机。展厅一楼巧妙用了纽约艺术家Haim Steinbach的作品“Hello Again”来迎接访客。

又如:MoMA展出立体派艺术时,将马蒂斯的裸女绘画与黑人女艺术家Faith Ringgold《死亡》并列,看到暴力对于身体以及种族的影响。这种不同地区艺术家通过艺术品之间的对话,改变了展览的叙事方式,让艺术品超越时空,也超越地理。

MoMA在2009年成立当代和现代艺术视角(C-MAP)研究项目,借此成为艺术、艺术家、策展人、评论人、藏家等形成的全球艺术联络网点之一,对艺术深入跨领域的讨论。

坐落在美国纽约市曼哈顿中城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The Museum of Modern Art,简称MoMA)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现当代美术博物馆之一,经过四个月耗资4.5亿美元(约6.27亿新元)的扩建与翻新工程后,于去年10月重新开放。

自1995年担任馆长(任期至2025年)的劳瑞(66岁),是MoMA历来任期最长的馆长。他去年晋升《艺术评论》(ArtReview)权力百大名单榜首。劳瑞不久前受邀在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发表主题演讲“重新想象现代:博物馆和21世纪”,他指出MoMA已从欧洲与美国中心主义,迈向更多元开放,成为与世界互动的艺术机构。该演讲座无虚席。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MoMA也将书店改成活动平台,举行艺术讲座等教育性节目,第一次设立呈献表演艺术的黑箱子,引进三家餐馆(劳瑞笑说,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在引进美食方面领先,餐馆更多)。劳瑞说:“我们的用意是让博物馆不再只是观看艺术的场所,而是谈论艺术,思考艺术的所在。”

MoMA特地拨出空间,让访客可以看到绘画、摄影、雕塑、建筑、设计、电影、媒体等艺术品同时展出。劳瑞指出,这个项目非常难,须要花很多时间说服不同部门的策展人各自的展厅虽然方便呈现展览,却也有局限。他说,“21世纪的博物馆须打破所有墙面,让馆藏得以统一。”

馆藏也和博物馆一样永在建设中,现在MoMA每半年会更换三成的展品,使得越来越庞大的馆藏有机会展出。劳瑞说,以前是每年展出四五百件作品,现在可以增至1500件,访客每次来,可以看到不熟悉的新展品,也能看到熟悉的馆藏成名艺术品;像法国马蒂斯的绘画能让观众舒适,但也有不熟悉(如Amy Sillman展览“The Shape of Shape”)或实验性展品挑战访客对艺术既有的认知。

创办于1929年的MoMA数次搬迁,1932年搬至现址。新面貌的MoMA不仅面积增加了三成,展出馆藏20万件作品,更重要的是,馆长格伦·劳瑞(Glenn D.Lowry)借此思考已有90年历史的博物馆,面对21世纪的挑战该如何转型,寻求新定位。现代,在今天,意味着什么?作为自负盈亏的博物馆(营建和藏品管理主要由洛克菲勒家族支持),每年吸引约300万观众人次,劳瑞如何领导旗下超过850名员工,想象重构馆藏面向、展览呈现与研究,与观众互动的策略?

——格伦·劳瑞

About the Author

You may also like these